廣告垂詢/商務合作
地方頻道:
現在位置:首頁 > 輿情

洛陽一冶煉廠廢料直排黃河支流,村民稱鳥喝了就死

發布日期:2019-12-05 | 來源:央視財經微信公號 
核心提示:最近,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欄目不斷接到來自河南洛陽當地居民的舉報,記者在當地進行了調查。


最近,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欄目不斷接到來自河南洛陽當地居民的舉報,記者在當地進行了調查。


河南嵩縣黃金冶煉廠違法排污


村民稱喝了河水小鳥都會死亡


嵩縣,位于河南省洛陽市西南部,被譽為古都洛陽的后花園,不僅如此,嵩縣還是有名的產金大縣。嵩縣因黃金聞名的同時,金礦開采冶煉帶來的污染,也一直困擾著這個黃河流域的小縣城。


中金嵩原黃金冶煉廠位于洛陽市嵩縣飯坡鄉的嵩縣產業聚集區,工廠主要從事黃金、白銀、金精礦及其它有色金屬礦的收購、冶煉、加工生產。


附近村民告訴央視財經記者,一早一晚從廠區經過時,都能聞到嗆鼻氣味。而讓村民們更擔心和恐懼的,是這家冶煉廠排放的廢渣和污水。村民說,他們原來一直飲用的伊河河水如今已經不能喝了,有村民發現,小鳥在這條河喝點水就死了。


伊河,在嵩縣被稱為當地的母親河,距離中金嵩原黃金冶煉廠直線距離不到1000米。在中金嵩原黃金冶煉廠堆放廢渣的尾礦庫下方的一條暗渠中,流淌著刺鼻氣味的尾礦滲濾液。暗渠流經的地方,石頭、樹枝、樹葉都已經變了顏色,周邊的土壤也析出了一層白色的粉末。這條暗渠水最終和山間小溪匯合,再經過幾百米,竟然直接流淌進了伊河。而中金嵩原黃金冶煉廠卻沒對這條暗渠做任何防滲措施,常年向黃河支流排放著尾礦滲濾液。


土壤表面出現白色粉末。


中金嵩原黃金冶煉廠位于伊河上游陸渾水庫的東側,直線距離不超過三公里。而陸渾水庫是洛陽市的集中式飲用水地,按照《洛陽市陸渾水庫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的規定,入庫河川縱深3000米、兩岸外延500米的陸域,都屬于洛陽市飲用水源地保護區的范圍。


除了冶煉廠尾礦庫排放到河道里的污水,尾礦庫里的廢渣也一直是一個讓當地人心懸的定時炸彈。一位村民把記者帶到工廠新建的一個尾礦庫,已經有生產廢渣堆放在這里,而且廢渣中流出的液體干涸以后也出現了白色粉末,與之前暗渠周圍的白色粉末極其相似。


更讓人吃驚的是,記者在河南省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許可信息查詢系統進行查詢時,沒有查詢到任何有關中金嵩原黃金冶煉有限責任公司的新舊兩個尾礦庫取得《危化品安全生產許可證》的信息,但尾礦庫卻一直在使用。


而且,從記者在現場發現的暗渠來看,這家企業沒有按照環評要求回收廢水,而是將廢水直排進河。


關于常年違規違法進行生產,記者查閱到了如下信息:從2016年到2018年,該企業受到過5次環保處罰,一次行政處罰。2016年3月,該公司在生產中所產生的尾渣(危廢)未按規定堆放,2016年12月,氰化尾渣流失約100噸,但對于這次嚴重違法行為的處理,僅僅是環保處罰三萬元,流失的氰化尾渣去向也并沒有查明。


而在這一片小小的山頭上,這樣的企業還不止一家。緊挨著黃金冶煉廠的是洛陽榮川再生資源回收有限公司,這家公司主要從事廢棄金屬的回收、加工、銷售。記者通過航拍畫面發現,在企業的院子里,有一個碧綠色的滲坑,滲坑周圍沒有做任何防滲防護措施。滲坑上面就是一根排污管,而距離這個企業不遠的地方就能看到伊河和伊河流經的村莊。也就是說,這個滲坑里的液體會滲入到地下水系,造成地下水污染。


洛陽榮川再生資源回收有限公司內的滲坑。


在洛陽市生態環境局的官網上,記者發現了洛陽榮川再生資源回收有限公司鋅灰綜合利用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的批復。批復中要求,企業酸霧吸收塔產生的廢水和冷凝水,要在總排口混合后排入園區污水管網,最終進入嵩縣產業集聚區田湖污水處理廠進行深度處理。


而記者在現場看到的卻和環評批復大相徑庭,如此掩耳盜鈴的做法,當地環保部門卻視而不見。


污水肆虐、垃圾傾倒


黃河支流儼然成為垃圾通道


沿著伊河順流而下,記者來到了洛陽市下轄的縣級市——偃師,伊河在流經偃師之后,最終匯入了黃河。


在高龍鎮境內,一座橫跨伊河的大橋下面,建筑垃圾、生活垃圾、園林綠化產生的垃圾隨處可見。一些大塊的建筑垃法,當地環保部門卻視而不見。


污水肆虐、垃圾傾倒


黃河支流儼然成為垃圾通道


沿著伊河順流而下,記者來到了洛陽市下轄的縣級市——偃師,伊河在流經偃師之后,最終匯入了黃河。圾就丟棄在河堤上,隨時有滑落到河道里的危險。


在偃師市高龍鎮半個寨村,這里的河堤上,采砂場開采砂石留下的大坑,像一個個巨大的傷疤。在這些大坑的四周,各種各樣的垃圾隨處可見。


村民告訴記者,以前村里有一個巨大的采砂場,來來往往運輸河砂的車輛曾經讓村里人特別困擾,而河道邊采砂形成的深坑,也時常讓村里人感到心驚,一到暑期、汛期,村民們最擔心的就是在深坑里發生溺水事件。眼下,采砂場雖然已經關閉,但留下的深坑并沒有進行回填。


在偃師市顧縣鎮安灘村的河道邊,河道邊隨處可見采砂留下的大大小小的坑洞。除了河堤上采砂留下的坑洞,來到安灘村的河道邊,河道里除了這些五顏六色的生活垃圾,還有大量廢棄的輪胎、電線,玻璃也被隨意丟棄在河道里。


河道里堆積大量垃圾。


伊河的水不能飲用了,為了確保飲水安全,村里人基本上家家戶戶都打了水井。但眼看著河里的垃圾越來越多,村民擔心,被污染的水質最終會影響自家的井水。


在伊河大橋對岸,村莊的百姓依河而居,而這里的村民,不僅把各種生活垃圾隨意丟棄在河堤上,甚至把廁所的排污口也直接沖向了河道。河堤上各種各樣的建筑垃圾更是隨處可見,而這里僅離黃河入口30多公里遠。


2018年12月至2019年7月,最高人民檢察院、水利部聯合實施了“攜手清四亂,保護母親河”的專項行動,雙方協同行動,共督促清理污染水域面積1707畝,督促清理污染和非法占用河道1937公里,督促整改拆除違法建筑80.8萬平方米,督促清理生活垃圾、建筑垃圾138.7萬噸。整治力度不可謂不大,但記者在調查中卻發現,專項行動整治之后,在伊河這樣的黃河支流上,痼疾依然存在。


堆滿垃圾的伊河河道。


半小時觀察


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南主持召開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時,就曾經一針見血地指出,黃河的諸多問題“表象在黃河,根子在流域”。


在記者實地調查中,我們也真實地看到,伊河這個黃河的支流正在淪為污水和垃圾排放傾倒的通道,而伊河的命運,也只是眾多黃河支流的一個縮影。2018年,黃河137個水質斷面中,劣V(五)類水占比達12.4%,明顯高于全國6.7%的平均水平。善治國者必重治水,保護黃河是事關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永續發展的千秋大計,十八大以來,沿黃河九省區都留下了總書記考察調研的足跡。


“黃河寧,天下平”。我們希望黃河沿岸全流域的各個負責單位,能夠統籌謀劃、精細治理,肩負起中央和國家托付的重任,真正讓母親河成為一條幸福河。


(原題為《觸目驚心!冶煉廠廢料污染黃河支流 村民:小鳥喝了就死!》)



地方站:


 Tel: E-mail: QQ:
Copyright ? .Inc.All Rights Reserve. Power By    
七乐彩走势图新浪爱彩走